各种并非直接从事学校工作的人,也会用它的产品、作品、服务担当教育者的职能,如作家
的作品、艺术家的艺术品、医生救死扶伤传递的生命价值和人道精神,科学家探求真理。其中当然也包括政府官员的言行为社会公德的高低水下了标杆,“上行下效”,“上梁不正下梁歪”,说的就是教育影响,而且。身教重于六教”,官员们的行动比他们的方论更有教育影响力。
信息社会不会改变的是前后代关系依然存在,人本教育也需要客观面对前后代父系,对于处于青少年的后代而言,所有的成年人都负有一份教育的责任。无论是在虚拟环境还是在现实环境中,都需要与别人交往,交注中就包含着学习的内涵。
同样,在某个行业领域大大领先于别人的人依然有各个领域出现并存在,在探索真理的途中,不同人离真理的远近依然会有较大差距。
长幼行序是社会的常态,如果说古代也有个别以幼教长的案例,依然是少数,未来则可能是普遍现象,普遍的教育者不会把年龄巧作必要条件。
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的出现以及其未来的快速发展,将会使越来越多的中老年人参与到学习中来,学习的阶段性使得越是学习者越需要更多的教育资源,教育需要为那些中老年、受过良好教育、专业的终身学习者创造更多的教育资源(即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