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解决中国的教育问题,陶行知生活教有理论中包含的生活中心的课程论可供参考,他主张生活是教育的中心,也是课程的中心。其基本理念是:(1)教育的内容来源于生活;(2)课程内容必须包括改造生活,必须包含做的要素。(3)反对将“生活即教育”简单化为”生活即课程”;(4)每个人都要明确自己的生活主题,根据生活主题有目的、有计划、有系统地确定选择课程内容及其结构。

2000年前后,中国曾启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着眼于从功能、目标、课型、管理方式等方面设置课程,立足于培养学生创新能力,确立三维目标,把原来目标单一(知识与技能)的课堂转变为目标多维(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课堂;开设综合课程和综合实践活动;实行弹性课程管理;选取“一纲多本”的教材政策,结束了“一个大纲、一套教材”的历史,后将“大纲”改回到民国时期使用过的“课程标准”;建立了国家、地方、学校三级课程管理政策,开发地方课程。上述改革有助于课程与生活的衔接,但由于实施过程中的走形,并末真正实现充分利用生活的课程改革目标。

教育向以人为本的方向发展,课程依然必须更加生活化。但生活化不等于浅化、泛化、随意化,而是在了解个人潜能基础上,选准生活主题不断深化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