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人”是相对于不完全人而言的,有许多中外学者都对此作过论述。我国著名的建筑学家梁思成曾目睹民国期间大学教育存在的弊端及由此带来的后果,深刻地体会到大学特别是理工科大学必须进行全面的文理素质教育,否则就会使大学生成为“半个人”、“畸形人”或“残缺人”。1948年,他在清华大学任教时就以《走出半个人的时代》为题,作了一场精彩的演讲,呼吁请华人、国人走出“半个人”的时代。

英国著名的科学家和教育家赫胥黎也曾说过,对于一个人的发展来说,既要接受科学教育,又要接受人文(文学、美学)教育,否则,他就是一个片面发展的“半个人”。赫胥黎因此提出了文理沟通的观点,明确阐述了科学与文学、艺术、美学的关系,强调料学教育与文学教育具有同等地位。早在1858年,赫胥黎在伦敦大学演说时说过;“科学必须避免的最大危险是那些从事科学的人的片面发展。”1874年2月27日,他在英国阿伯丁大学校长就职演说时再次强调科学精神和人文精神平衡的重要性,他说:如果一个人不具有科学知识和科学精神,那么即使他是“一个道德高尚和知识渊博的人,尽管他可能是个优秀的入,甚至是个伟大的人,他毕竟只能算作‘半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