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指出由于大工业技术基础的革命性,它有助于消灭使人终身束缚于某一职业的旧式分工,要求劳动的变换、职能的变更,工人的全面流动性,从而提出了工人尽可能全面发展的要求。然而,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却是更为艰巨复杂的事情,绝不仅仅是教育同生产劳动相结合便能解决得了的,它涉及许多因素。除了生产力之外,还有生产关系;除了经济基础,还有上层建筑,除了社会因素,还有人本身的“实践力量”等。我们现在正在做这艰巨复杂的事情。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我们还不得不在一定时期内,在一定程度上特别强调人的局部能力的发展,鼓励学校培养一批有个性特长、有局部能力的人。因此,就必须给人的局部发展以应有的历史地位。

十多年来.在加强教育学学科自我意识这一思想指导下,教育理论界对教育学学科建设的一系列问题进行了探讨。诸如教育学的学科性质、理论体系,教育学研究中的价值问题与事实问题,科学教育学与实践教育学的分野等等。这些问题的探讨和争议,实质上涉及到“科学”与“人文”两种不同认识路线在教育学研究中的对立与融合。

教育学的建设当如何开展?作者的主张就是,根据教育研究对象的特殊性,鼓励和允许使用多种方法、多种途径,即通常所说的实施多学科研究(不过,这种多学科研究,不是相对主义,不是费耶阿本德所说的“怎么都行!”)。结合教育学发展的实际情况,目前主要是理清教育学研究中“科学”与“人文“这两条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