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幅员辽阔,各地区的自然条件颇有差异。大体上看,可以按地貌划为三大区块:一是北部和西部的草原和荒漠;二是中原以至江南的河谷平原(间以丘陵、山地);三是东南濒海的狭长地带。三个区块条件不一,文化的进程也有差别。一般说来,空廓的草地便于游牧生活的开展,河谷平原宜于农耕文明的成长,滨海地区则有可能兴起航海贸易事业。不过我国东南沿海的情况和古希腊、罗马之类地区不大一样,后者面临几乎可称作“内湖”的地中海,而前者却宣对着一片汪洋。在古代技术条件的限制下,我们的先辈自然没有能力去搞什么环太平洋区域的贸易开发,只能就近收点“渔盐之利”。这固然使得海滨地区的生活习俗和社会心态跟内陆稍有距离,但对比度并不分明,即便是南宋以后渐渐崛起的一些“外向型”商业基地,经济力量也很微弱,远不足以形成全局性的影响。于是草原与河谷就成为我国地貌的两大分疆,并由此衍生出不同的文化传统来。与草原相比,河谷平原的条件毕竟更丰厚,更利于民生的安定和社会的繁荣。古代文明率先在黄河流域、长江流域开放出灿烂的花朵,全国经济、政治、文化乃至人口的重心愈来愈密集于中原以及江南一带,正表明了河谷的优势。中国传统文化的主体部分,正是在河谷平原的摇篮中发育、成长的。它选择了一条既不同于海洋民族(如古希腊罗马人),也不同于游牧民族(如古代阿拉伯人)的发展道路,一开始就以农业经济为建设文明的基点,最终演进为一种高度发达、极端成熟的以农为本的文化形态,是完全顺理成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