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教育流派纷呈,教育改革方兴未艾,除上述的几个流派之外,还有如价值澄涪、逻辑符号、非指导性教育等等。教育流派所以如此之多,固然其原因很多,但与心理学学派之多也有密切关系。现代心理学的研究,从不同的角度向我们揭示了人类、特别学生心理发展的动力、结构、程序等,为现代教育提供了内在的根据。心理学的每一次前进,都会在教育领城内留下自己的痕迹,促成教育观念或教育实践在某一方面的局部的以至整体的转变与改革。

但是,在心理学的发展历程中,经常可以看到不同学派孤守一润或固执一端的片面现象,如实质教育者,力斥形式教育,形式教育者又力斥实质教育;行为主义者只强调外部的影响,而忽视内部机制的作用,而认知主义者又过分坚持内部的驱动力量,却不重视外部的影响;科学主义者过分强调量的分析的重要性,而人文王义者又只强调主体“理解”的意义;如此等等。正如布卢姆在他的名著《教育评价》中所指出的:“……扔心自问,在一味沉溺于教育的认知功能——运用言词概念的能力——的同时,我们有无严重忽视了关于个性和生活的其他重要性的、有时甚至是更为单纯的方面。例如由感性知觉的加强而增加的审美感受,或是欣赏涛歌和艺术所根据的内在价值观念,后考是任何通过教育培养起自觉能力、学会了同情和感受的人都能获得的。”他的回答是肯定的,“认知成果的获得越来越为人们所关心,并很少受到怀疑,而情感目标则受到冷落。”布卢姆站在认知心理学的立场上,试图弥补这一不足,在自己的教育目标设计和分类中,在教育评价、课程设计中。除了关注学生的认知水平和认知发展以外,还同时关注学生的情感和意志水平以及情感和意志方面的发展,这对促成人的全面发展是有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