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论文写作中,一般使用清晰语言,而不使用模糊语言。
我们常把内涵确切、意思明了的语言称为清晰语言,而把内涵宽泛、意思含混的语言称之为模糊语言。尽管,清晰语言和模糊语言之间的界限划分是相对的,但它们作为不同性状的语言类别,却是客观存在的清晰语言具有这样几个特点:
一是规范性。规范性表现在合逻辑习惯和合语法规则两个方面。就是说,清晰语言的表达必须以理性为前提,以逻辑为基础以语法为守则,遵守语言交际的普遍法则,按照公认的习惯表述意思,从词汇之间的组合关系到句子之间的组合关系,都要语气通畅,结构完整,符合既定的语法规则。在文学性、艺术性语言中,允许特定意义上的反理性,反逻辑,反语法。因为文学性、艺术性语言传达的内容主要是情感成分。而学术论文传达的不是情感分,而是理性认识或科技成果,语言的表达要合理性,合逻辑,合语法,不能与之相反。它不允许在艺术、技巧意义上玩弄语言,更不能有意使文字隐晦、艰涩。
二是确定性。清晰语言有着确定的内含,对事物的描述明晰而清楚,定性定向,定质定量,黑白分明,没有异议。从表达者的角度讲,不允许留下不同理解的弹性空间;从接受者的角度讲,不允许随意地穿凿附会。比如说,“美国和欧洲联合发射的‘卡西尼惠更斯’探测飞船经过7年的太空旅行,2004年12月24日夜脱离母体飞向土E六,2005年1月14日欧洲时间12点30分成功登陆土卫六”,这段话中的每一词语都有规定的内涵,不存在不同理解的问题。其中,“欧洲时间”4个字绝不是多余的,因为这里的时间精确到分钟,在世界范围内,不同地域存在时间差,标明“欧洲时间”才使“12点30分”具有唯一性。
三是特指性。清晰语言往往指向具体的、特殊的人、事、物,在标明事物的性状、重量的时候,有度的界限。例如,描述某公路上出现某事时,只能使用特指性的语言,说明什么路的什么段,而不用“在一条宽阔而美丽的大路上”之类泛指性的语言。在说明天气现象时,需要使用摄氏温度来描述,不能说成“明天的天气是一个万分美好、十分动人的天气”,也不能没有限度地说成“明天的气温在40℃到40℃之间”。由于论文是表述科研成果的文体,语言要求尽量使用有度量标准的语言,不要使用宽泛无边的语言,诸如“也许”、“大概”、“可能”、“似乎”、“好像”、“说不定”、“差不多”这类不确定的词语,也不宜过多地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