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述简略的列举足以说明学校管理中的行政化的具体内涵,至今,从幼儿园到大学的管理的专业性成分依然过低,行政性特点依然过强。要想办好学校,就需要遵循“被且为学校,与之为学校”的原则,依据学校的特性去管理学校。

教育过度行政化是中国教育整体的体制性弊病,在这样的体制下就很难出现教育家;如果做不到教育家办学,就不能出现丰富多彩、春意盎然的教育生态。行政部门随时可以调一个不相干的人来当校长,校长根本不是一个专业化的岗位。校内事务管理也缺乏专业性和民主程序,很难办出自己的特色来。

内于管理行政化已深入学校内部的管理,去行政化后学校需要向原生态的学校回归,学校的主要功能是教学,仅仅需要依据教学的需要和原理、原则对学校的管理进行设计。在文明社会形态下,去行政化后学校发展的出路就是依法自主办学,或者如一些人作为理想诉求表达的“教育家办学”。

1980年后,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先后制定并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1980)、《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1986年、2006年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同教师法》(1993)、《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1995)、《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1996)、《小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1998)、《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