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以后教育上实际是批了人本为基本取向的现代派,畅行源于普鲁士风格的传统派,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不准讲个性、人性、人道,民主也成了问题,从而教育的人本值较此前大大下降。中国在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后普遍盛行的拜金主义,弥漫在生活的每一个空间,使得中国人长期难以从物欲的牢笼中解放出来,养成遵循人道、关爱人类、自觉自律的健全人格。上述各种因素成为实现教育以人为本的阻碍,又成为在中国急需实行以人为本的教育的必要的理由。

在教育的人本值相对落后的中国、要提升教育的人本值,就必须在思想上理清源流,明了趋向,才能知其所以然地勇往直前。同时需要进一步开放,让越来越多的民众亲眼看到教育中人本值高低不同所引发的差别,认识到差别就设法提高教育的人本位,以增加教育为人创造幸福的效力,让越来越多的人通过教育能走向幸福。

从教育不是以人为本,或者以人为本却不过是以别人为本,或者没有清晰自觉意识的以人为本转向真实、理性、健全的以人为本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是需要教育当事人不断求索的过程。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后的教育改革提出以学生发展为本,学生是主体,课程改革又搞了研究性课程,这些都是这个过程的组成部分。然而,直至今日,这一过程依然不够深刻、全面,缺乏扎实的理论依据和实践范型,这是本书试图有所推进的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