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质教育自实施以来,全国各高校都花了很大的气力在不向层面上积极推进,也取得了不少经验。具体做法大多表现为改华课程体系,调整数学计划。通过开设大量的人文方面的选修课程,举办系列人文素质讲座,积极开展第二课堂教育,加强实践训练等来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在培养模式上主要有复合型(主辅修制、双学位制、联合培养等)、KAQ型(知识、能力、素质并进的培养模式,拓宽口径,如按学科大类招生。低年级进行打通式的无专业培养,高年级再分专业方向,研究生从学科交叉角度培养等),还有产、学、研合作的培养方式,“整合”式培养(系统论思想)等。但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重大的突破,缺少新的途径。究其原出,主要是没有相关的机制保障,没有有效的载体依托。诚然,开人文课程、办人文讲座、读人文书籍固然可以增加人文知识,有助于修养人文精神,但人文知识并不等于人文精神,人文知识是“知道”(Knowing Dao),人文精神是体道(Embodying DM)。前者是知,后者是行。人文知识,体之行之,才能成为人文精神。要将人文知识“内化”、“发展”为人的生活方式、生活态度、生活习惯才真正体现了人文精神。

“内化”机制的形成,需要底蕴,需要氛围,需要营造环境,需要激发,而底蕴的建立、环境的营造、氛围的形成、激发的产生靠什么?靠的就是—种行之有效的素质教育新模式。这也是我校近两年在推进素质教育过程中—直思考和探究的重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