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的社会性是由意识的本性及文学自身的独特使规定的。意识就其本性来说就是社会的。它是作为社会人的实线活动的组成部分而产生、发挥作用和发展着的。意识具有对象性,它总是指向存在,认识或把握对象,揭示它的本质,所以“意识·….·只熊是被意识到了的存在”,意识是存在的反映——人的外在现实和内心现实的反映。同时意识同语言紧密联系在一起。意识以语言为自己的物质体现,它们具有同样长久的历史。语言是一种实践的、既为别人存在并仅仅因此也为我自己存在的、现实的意识。意识和语言一样,只是由于思要,由于和他人交往的迫切需要才产生的。所以“意识一开始就是社会的产物,而且只要人们还存在着,它就仍然是这种产物。”可见,文学的社会性是由意识的本性所规定的,它同政治、哲学、科学、宗教、道德等一样,都是社会意识形态,不能仅仅归结为个人意识。

有的作家和理论家否认文学的社会性,他们或者把文学作品百成是独立自足的、不须借助外力而存在的本体,或者认为艺术除了它自身的存在而外,再也没有任何目的。但是文学是一种社会性实践却是可以从多方面得到证实的。首先,文学是语言的艺术,它是以语言这一社会创造物作为自己的媒介的。语言本身就是为了交流的目的而创造出来的,人们通过共同创造的语言才得以结成社会,在约定俗成的语言规则中交流思想感情。语言的这种社会性质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文学。尽管文学语言不同子日常使用的实用语官,它是对实用语言的艺术加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