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先后颁布了《普通高等学校设置暂行规定》《教学成果奖励条例》《教师资格条例》《伤残人教育条例》等16项教育行政法规。教育主管部门还发布了一些教育行政规章,初步建立起了教育法规体系,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合法可依,但法规体系还不够完善,例如没有学校法、考试法,幼儿教育阶段无法可依。现有的教育法规、配套性法规之后,可操作性差;法律条文与行政文件趋同,主体和责任都不甚明确;更为严重的问题是,中国教育的执法情况一直不理想,执法力度远远不够,行政的力量远高于法,社会各方面依法治教的意识仍然淡薄,政府违法难以问责,教育经费投入和学校的合法权益未能有效保护。

学校的职能是教育,担当言传身教职责的教师和教育管理人员需要从内心认同法治。长期以来,教育内部治理主要依靠行政手段,其管理基于一个错误的假定:一部分人管理另一部分人,设定一部分人是当然的管理者,另一部分人是当然的被管理者,没有自我管理的权利和能力、只能被动受管,而非大家都是主人的自主管理或共同治理。这种管理的规则和方法基本是因管理者的性格、好恶、情绪等个性特征决定的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