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责任链断裂的原因之一是中国的中小学巨型学校太多了,动辄几千、上万学生。其实、微型学校更有利于责任链紧密,是应该鼓励的方向,政府应该鼓励微型学校的发展。俄罗斯、美国在经历过学校扩大的历程后都选择发展微型的学校,每校平均就是五六百人,而且是从小学一直到高中,所以校长基本上能叫出每个学生的名字,了解他们成长发展的整个过程,整个学校就像大家庭一样,这种教育环境是最有利于学生发展的。巨型学校只能是工厂化、标准化、流水线化的办学模式,不可能是个性化的办学。

学校不仅是教育教学的场所,基础教育作为一种公共产品,基础教育中占绝大多数的公办学校还是纳税人出钱建立、由政府管理的公共资源。适龄儿童依法享用质量合格的公共教育是一项基本权利,也是地方政府必须履行的责任。学校责任链的断裂事实上是政府没有尽到应有责任。政府在尽责提供基础教育这一公共产品的过程中没有必要每个环节都亲力亲为,并不等于一定要由政府宜接兴办学校,在于一定要把各个环节的责权关系分得清晰。世界多个国家实行由政府提供,由私立学校或专业组织管理,提供多元化的教育。这样做考虑的是个人基本权利保护原则和辅助性原则(principle of subsidiarity)。根据辅助性原则,凡是市场和社会能做的,政府不越俎代庖,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其实已经把这一原则没有冠以此名地楔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