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禁令所禁行为未必有错,“一刀切”的禁令能否遵循教育的科学规律值得深思。以禁令维系的管理方式长期收效甚微,不只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不断损伤教育管理部门的信誉。唯有摈弃行政万能的思路,通过管理体制与机制改革,让学校从行政部门的附属位置上解放出来,通过实施依法治教,自主办学,让越来越多的师生和学校管理者走上自觉遵循教育规律、自主完善的退路。

150年后,各校进行越来越严格的政审工作,一些学生不得不将对自己不利的俏息隐瞒。1954年6月26日,中共中央批转高等教育部党组的报告,决定该年暑期在高等学校毕业生中进行一次“忠诚老实学习运动”。7月10日,高等教育部向全国各高等学校校院长发出电报,布置这项工作,要求学生用忠诚老实的态度将自己的经历、家庭情况、社会关系以及所有历史问题或政治问题书面交代清楚。1955年1月5日,中共中央批发中共北京市委高等学校委员会《关于1954年暑假高等学校毕业生进行忠诚老实运动总结报告》,中央在批示中提出:今后应加强新生在录取前的政治审查。并望教育部及早考虑在全国中等学校建立学生档案制度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