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指出,在旧的分工条件下,由于每个人终身束缚于一种职业,从而使他只能熟悉整个生产

中的某一部门,或者某一部门的一部分,而不能熟悉整个生产系统,因而每个人只能发展自己能力的一方面,而偏废了其他各方面,成为片面发展的人,而全面发展的人就是“各方面都有能力的人,即能通晓整个生产系统的人。”马克思是通过对“只是承担一种社会局部职能的局部个人”的界定,把全面发展的人称为离开了人的片面发展,全面发展难以得到精确说明(失去了参照),二者是一对相互联系的历史范畴。但这两个范畴对我国现实的社会发展状况来讲,稍显不足。我们认为,只有用局部发展方能说明全面的现实运动过程。局部发展处于从片面发展向全面发展的中介状态,兼具两方面的性质,以往我们对全面发展作了相当多的阐释与肯定,而对现实社会大量发展自己能力的一个方面的人却视而不见,不去研究其存在的意义及其对学校教育的启示,这本身就不符合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指出,一方面分工“使他畸形发展,使他受到限制”,同时也肯定了由于分工的存在,社会上每一成员都致力于一定的专门职能,这有助于生产经验和技能的积累和提高,促进认识的深化,对于生产及一切工作都有推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