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原始社会的教是必霸主要地根据不同时期在有关各部露(处于原始状态的)生活的各种历史的、人种学的和文学的资料里冠就着的那些事实来推agf。残代科学求和旅行家韶述的对某些接近原始状态的部落所进行的观察也有重大的意义。现代考古学家和人种学家(特别是苏联的考古学家和人种学家)所按奖的发掘材料和资格对确定原始社会发展后期的教育的特征,也有重大的意义。

教育起源的问题有重大的原则上的意义。资产阶级的科学是不把教育的产生和发展跟原始记会的涩济决话联系起来的。

有些资产阶极理治鼠例如利托尔获、厄期皮钠期等短循首席俗的进化治的砚点,结盟地力图在动物电甚至在昆虫中找出教育的起源。这派学者绪朗地把教育看作生物方面的现免他们否弘教育的有意昂的性质,扣教育看成“自发的和自然的”现氦另一些资产阶级理能家,例如保罗·孟酪解稗教育的起源仅是儿童对长费的无意园的暮仿。这个理执正如用心理的因素去解种服会现象的起源的任何企图一战明显地带有唯心主义的性民当娩不消武在教育发展的各个阶段中教育过程内部有摹仿的因素。苏维埃教育史根据漏克思列宁主义樱典作家的学税去解释教育的起源。原始社会制度是人类社会发庭的最早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