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可能会反问,问题不正是从现象、事实和存在中产生的吗?说教育学的研究对象是教育问题,归根结底还是教育现象。其实,单有某种现象、事实,并不一定能产生问题,现象本身并不能为有把握地提出问题提供足够的材料;在理解现象与提出问题之间,有一个创造性的活动。只有当研究者把事实、现象同已有的知识、经验、理论联系起来,两者出现差异、矛盾时,问题才得以产生。现象也好,事实也好,只是产生问题的条件之一;而且,并非所有的问题都是从现象、事实中产生的。比如,对教育学理论体系进行逻辑分析,也会产生问题,因此,笼统地说教育问题由教育现象、教育事实产生,并不准确可靠。由此推论.教育学所要研究的,并不是人们耳闻目睹的教育现象、教育事实或教育存在,而是教育问题。可惜的是,这一结论的巨大认识论意义末被及时而正确地认识到,从而使教育学失去了一次“反思”的契机。我国教育学教科书只是在原有提法上简单加上“教育问题”。亦即,教育学是“研究教育现象和教育问题,揭示教育规律的科学”。这里的误区是,人们过分关注教育学有否专门的研究对象,而未能深究教育学是如何认识或把握其对象的,以致于对研究对象的认识达不到应有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