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创造力有两种看法,一种认为创造力是一种天赋,没有天赋就没有创造力。理由是许多具有创造才能的人并没有受过系统的和高深的教育,因而认为创造力和教育无关。这种认识片面地强调了天赋而忽视了教育的作用,忽视了传统的传授知识的作用,并片面地强调了个人的主观能动性的特殊作用。另一种观点认为创造力是通过后天教育而获得的,没有后天的教育便没有创造力。理由是更多的科学家出自名师、出自名牌学校,甚至有些科学家出自名门世家。因而认为创造力与教育有关,创造力是学校教育、家庭教育和培养的结果。这种观点忽视了后天教育所赖以发展的先天条件,有点“教育万能”的思想。现实中上述两种看法都是存在的。“至高无上”的天赋,如果没有后天的教育、机遇和个人对某种事物内在规律执着的追求,任何创造力都是不存在的,任何天才也是不存在的。先天是土壤,教育是耕耘,创造是收获。同样的土壤因为耕耘的良莠,却会得到不同的收获。贫瘠的土壤可以经过园丁的精心耕作和学生自己汗水的浇灌而变成良田,结出丰硕的创造成果。我国新一代的数学家张广厚在中学阶段数学成绩很差,就是在自己下定决心、努力追赶和在后来的良师指引下才成为数学家的。当一个人确实由于失败而刺痛了心灵,并以此作为起点重新规划自己之后,失败的狱卒则会把他引入胜利的宝殿。在这种情况下,耕耘效果的可能性也将会像先天的可能性一样,是无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