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节的情感是广义的,指的是人的所有的主观因素。所谓情感化,主要是指在形象的创作过程中,作者的主观因素对形象的渗入。

文学形象是人的创造,必然会打上作者主观的印迹,不管作者是否愿意,是否自觉。郑板桥《题画竹》云:“江馆清秋,晨起看竹,灯光、日影、露气,皆浮动于疏枝密叶之间。胸中勃勃,遂有画意。其实胸中之竹.并不是眼中之竹也。因而磨砚展纸,落笔慎作变相,手中之竹又不是胸中之竹也。”郑板桥这段话,谈到了构思、表达两个阶段画家主观因素的渗入。其实我们还可以加上观察阶段:“眼中之竹,亦不是自然之竹也。自然之竹,是一个立体的全方位的实体存在。画家观察,只能够看到它的外在表现形态,这与自然之竹使有了距离。而臣画家只能站在一个角度观察,只能看到竹子的一个侧面。如果多变化几个角度,可以多看到几个侧面,但要看到所有的侧面则很困难.比如从垂直的上方往下看e而且就表现而言,无论变化了多少角度,最终仍只能采用其中的一个.这与自然之竹又增加了一重距离。西方现代派画家试图把一个事物的几个角度的外在形式都表现在画上,但一般观众很难认可。而且任何事物,观察角度稍加变化,出现在人眼前的形状就有差别。从理论上说,这些角度是非常多以至无数的,任何画家都无法把这些形状完全表达出来。另一方面,就是从一个角度观察,也很难把竹子的全貌完全把握住,总会有一定的疏忽和遗漏,因为事实上,人的眼睛总是倾向于看到自己注意的东西。这是“眼中之竹”与“自然之竹”的第三重距离。由此可见,即使在观察阶段,人的主观因素也渗透到形象之中。·构思阶段与表达阶段自然吏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