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从主观因家渗入的角度看,变形也是一种情感化,但是它与前面讨论的情感化却有不同。情感化是指作者把自己的主观因素渗入构成形象的生活材料之中。变形指的是作者为了实现自己的意图,表现自己的思想、感情、评价,对生活材料有意地进行扭曲、改变。这样,创造出来的形象,在表现形态上便与现实生活有了一定的距离,有时甚至有很大的距离,人们会明显地感到形象不是现实生活中所可能有的。

全面地看,变形也应该有两种类型。一种类型是指从常识和逻辑的角度看,形象所表现的东西,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发生的。这又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在现实生活小绝对不可能发生,一种只是从常识和逻辑的角度看不可能发生,即不符合亚里士多德所说的可然律和必然律,但现实生活中也不一定真的没有。前者如卡夫卡的《城堡》,测量员K到城堡去,他明明看见城堡就在前面,但从早晨走到晚上,城堡还是在前方,他与城堡之间的距离一点也没缩短。后者如雨果的《九三年》,朗德纳克侯爵被共和国军队包围在一个城堡里,后带领残部从地道逃跑,临走前放火烧了城堡。逃到安全地带后,他回望城堡,只见被他劫为人质的三个孩子正在火海中挣扎。他忽然良心发现.从地道重返城堡,救出了三个孩子,自己则成为共和国军队的俘虏。这倒不是说朗德纳克不可能会良心发现,而是说,作为一个有着坚定的政治立场和既定的目标,为复辟王权而把一切置之度外的死硬贵族,朗德纳克不可能为了救三个孩子而放弃自己肩负的重任和伟大的目标,何况,他还可以派自己的手下人去。但是,这只是从逻辑和常识的角度看是如此,我们却无法肯定地说,现实生活中不可能有这样的事,因为生活太复杂了,不符合逻辑与常识的事常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