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这种违法行为是以“教育合同”的形式实施的.因此,其违法主体必须是教育合同当事人。在某些情况下,教育合同当事人以外的第三人也可以成为利用教育合同进行违法行为的主体,即共同实施利用教育合同进行走法行为时,合同当事人以外的第三人就成了该违法行为的共同主体。如中介人和当事人相互勾结,进行教育合同诈骗,中介入虽然不是该教育合同诈骗的当事人,但他参与共同实施了教育合同诈骗行为,也是诈骗行为的主体。在这种情况下,违法行为主体中仍然有教育合同当事人,第三人只是利用教育合同进行走法行为的共同违法主体。没有教育合同当事人,第三人不可能单独成为利用教育合同进行违法行为的主体。

教育合同当事人可以是法人和其他组织,也可以是自然人。自然人作为利用教育合同进行违法行为的主体时,其特点是非法所得直接由个人占有和支配。法人和其他组织作为利用教育合同进行违法行为的主体时,其特点往往是非法所得归单位占有和支配。根据责任自负的原则,是谁的行为,就应该由谁承担责任。因此,在实践中必须区分是个人实施的违法行为还是单位实施的违法行为。以法人、其他组织名义签订教育合同,违法所得归单位占有、支配的,违法主体应认定为法人或其他组织;虚构或冒用法人和其他组织名义签订教育合同,违法所得归个人占有和支配的,违法主体应认定为个人。法定代表人及其工作人员在职权范围之外签订教育合同.违法所得归个人占有和支配的,违法主体应认定为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