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探讨中国古代社会结构之前、首先要对“古代社会”的概念作一界定。在夏代以前,由于史料残阴,难以实证,殷商后期稍显文物。至西周,典籍备具,文化制度始斑斑可考。因此要论述古代社会的结构,只能从殷周之际为上限。鸦片战争是中国古代社会向近代转变的肇端,因此以清中叶鸦片战争爆发为下限。从周王朝建立到清中叶鸦片战争爆发,上下五千年,社会生活几经变迁,而仍能构成相对稳定的模式,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古代社会。

先来看作为整个社会基础的经济结构。直观地说,我们都有这样的感觉:古代中国经济是以农业为主体的以家庭为单位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占绝对优势的,商品经济虽有某些发展,在全部社会经济生活中占的比重很小,远未能动摇自然经济的统治地位。所谓自然经济就是指以自给自足为生产目的的一种经济模式,是与以交换为目的,以营利为宗旨的商品经济相对的一种经济结构。具体地说,自然经济下生产者的生产是为了满足和维持自身的需要,为了家庭、民族、庄园等经济上的物质需要。

这种经济结构,在中国二干多年的封建社会中,占主要地位,“农民不但生产自己需要的农产品,而且生产自己需要的大部分手工业产品。地主和贵族对于从农民剥削来的地租,也主要是自己享用,而不是用于交换。那时虽有交换的发展,但是在整个经济中不起决定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