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形象不是凭空产生的,它植根于生活,是生活的反映。毛泽东指出:“一切种类的文学艺术的源泉究竟是从何而来的呢?作为观念形态的文艺作品,都是一定的社会生活在人类头脑中反映的产物。”另一方面,文学形象是人的创造物,它不可能包含人没有涉及的东西。它的核心是人的生活,包括人的外在生活和人的内在生活。它的外围是人所创造和人所活动其中的环境,即马克思所说的“人化的自然”。但文学形象并不是为厂表现自然而表现自然,它表现自然仍是为了表现人的生活,表现人类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的思想与感情,如茅盾的《白杨礼赞》、陶铸的《松树的风格》等。因此.广义地说,文学形象中所表现的人化的自然也是人的生活。由此,我们可以说,形象的内容是人的生活,更简短地说,就是生活,因为生活总是人的生活。

从主体的角度看.文学形象是作家头脑中的产物。但作家并不能凭空产生文学形象,他必须依靠生活的帮助,依靠从古至今的人类生活的帮助。作者无法逃离他所处其中的生活,他所创造的文学形象也必然要受到他所处的生活的制约。这不仅意味着形象的内容与形式,推功、制约着形象产生、完成的动力是由生活所提供,要受到生活的制约,而且文学形象的类型、形态等也是内生活所决定的。因此,一定的社会生活只能产生与之相应的艺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