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再次提出消除对民办教育发展的歧视政策,但事后并未取得可以看得见的进展。

使用“民办教育”一词本身说明思想观念问题仍未解决,规范的概念是“私立学校”。私立学校的发展增加了教育提供方式的多样性,为受教育者增加了选择的多样性,还能有效缓解教育的供求矛盾;能充分利用社会各种有效的教育资源,降低教育成本;增加教育投入,吸纳更多的资金用于教育;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增加教育供给,缓解就学就业压力,在公立与私立学校间建立平衡有助于形成相对竞争,整体提高教育质量;能提高教育的效率,改善教育公平,扩大教育自由。但无论在《民办教育促进法》出台以前还是以后,私立学校及其相关利益群体的合法权益却始终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和保障。要真正获得与公办教育平等的法律地位,中国私立学校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私立学校与公立学校平等的良性生态形成尚需要一个艰难的过程。

让学校成为一个有限责任主体的障碍不在学校,而是在其母体的政府管理体制。政府管理体制不改变,学校就无法成为有限责任主体。需要相关法律界定政府与学校间的关系,赋予学校办学自主权,学校才有可能合法性地成为有限责任主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