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世纪,中国也有一批教育家朝着增加教育的人本值方向发展自己的教育思想。1919——1921年,杜威在华两年多,出版了《杜威演讲录》和《杜威五大演讲》。经过他的学生胡适、陶行知、陈鹤琴、凌冰等人的宣传推广,在中国产生了极大影响。杜威的代表作《明日之学校》《民主主义与教育》,以杜威教育思想为指导的克伯屈设计教学法,以及迟尔顿制都对中国产生了一定影响。道尔顿制废除课堂讲授,学生与教师订立学习公约,在改教室为各科作业室或实验室自学的基础上,学生按自己的兴趣,自由支配时间。各作业配有该科教师一人作为顾问,进度可自己掌握,教师检查记录,毕业时间也各不相同,这种比设计教学法更为个性化、并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制度就是想提高教育教学的人本值。

教育家陶行知的教育价值观转变最为典型,他将体现儒家教育价值取向的《大学》开篇语“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修改为‘大学之道:在明民德,在亲民,在止于人民之幸福”,并对此解释道:大学“要明白人民的大德”,即觉悟、联合、解放,解放出来的力量要好好的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