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教育产生以来,它就对个人与社会发挥着一定的影响,产生了相应的功能,人们也进行了相应的探索。在历史上,无论是教育功能的实践还是人们对教育功能的认识,都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演进过程。

从实践层面上看,教育的盲人功能一直极为稳定,这是它在人类社会中安身立命的根本所在。而在它的社会功能中,文化功能虽然也客观存在,却长期没有受到应有关注,以至于政治功能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后来,特别是现代社会,教育为适应社会的需求,生发出日益强大的经济功能,并缓慢而有力地呈现出愈益自觉的人口功能。

从认识层面上看,人们在早期对教育功能的理解多有偏颇。出于主观方面的强烈需求,人们一直十分看重教育在政治方面的影响和作用,故教育的政治功能非常突出,其培育政治人才、实施社会教化和社会控制的职责被发挥得淋漓尽致。当然,在以知识分子为主的部分人那里,教育的文化功能也多有论及,但却难以产生应有的影响。近现代以来,科学技术的威力显露无遗,人们对教育的生产作出又开始刮目相看,对于教育在发展生产、促进经济增长方面抱有极大的期望,以至于对所谓的经济功能推祟备至。不过,长期以来,人们一直缺乏对隐性教育功能和负向教育功能的足够认识,实际上混淆了教育期望、教育目的与教育功能,这对教育实践的改进和完善产生了明显的阻碍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