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合同因清偿、抵销、免除、混同、解除等一系列事由而终止,其权利义务关系不复存在。然而当事人之间并非不再发生任何关联.被此无任何关系。《合同法》第92条规定:“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后,当事人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根据交易习惯履行通知、协助、保密等义务。”这就是基于诚实信用原则的后合同义务。和先合同义务、合同的附随义务一样,后合同义务是基于诚实信用原则产生的法定义务,其产生不以当事人有约定为前提,但可因当事人有约定而免除。教育合同终止后当事人的后合同义务延伸到教育合同关系终止之后,使公序良俗、诚实信用等合同原则能够更加全面地实现,教育合同当事人的利益能得到更充分的保护。实践中,许多教育合同在终止以后,仍需要一方向对方履行通知、协助、保密、保护等义务。违反这种义务,如培训合同终止后,学员离开培训机构,仍有信件寄住培训机构,原培训机构既不通知学员来领取,也不退回邮局另行邮寄,而是当做废品扔掉;师徒合同终止后,徒弟利用其掌握的师傅的技术秘密、销售网络等进行经营,给师傅的正常营业活动造成损失,等等,对此如果不加制裁,对受害人利益不予救济,显然有悼于法律的公平正义精神。不履行后合同义务的责任,是侵权责任在合同领域的具体化,实践中,适用《合同法》第92条认定该责任是否构成的时候,应适用或参照适用《民法通则》关于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即必须具备一方拒不履行法定的后合同义务的行为、行为给对方造成了实际的损失、行为和损失之间有因果联系、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四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