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成为描写的中心

人物是小说的基本要素,也是它的灵魂,人物形象塑造和人物性格刻画是小说创作的主要任务,人物成为小说描写的中心。诗歌、散文可以根本不写人物,但是小说必须写人物。

有些小说,留如寓言、童话、科幻小说,并没有写人物,而是写动物或其他形象,那么这样的形象与一般小说的人物形象之间有什么关系呢?我们认为,这样的形象其实仍是比喻性的或拟人化的人物形象,是现实人物及其命运的间接写照。它们没有“人”形,却具有“人”心。比如列那狐,就是一个中层的市民形象的化身,不是狮子、老虎这样的上层“贵族”,亦非鸡、兔那样的底层“平民”。猪八戒不过是戴着猪头的人,惹骃国(《格列佛游记》)里的马,也只是理想的人罢了。

具有个性的人物形象,是小说跨越历史时空,具有永久艺术魅力的一个保证。古今中外那些不朽的小说名著,都以其典型而独具魅力的人物形象吸引和感动着世世代代的读者。想起某一部小说,我们首先想起的往往是其中的人物。鲜活的人物,是小说的旗帜和名片。爱空想的堂·吉河德,爱意淫的阿Q,胆小的别里科夫,忧郁的哈姆雷特,木讷的郭靖,聪明孤高的期五.合音的葛朗台、泼留希金、严监生等等,组成小说中一条富丽堂皇的人物走廊。巴尔扎克说:“我企图写出整个社会的历史。我常常用这样一句话来说明我的计划:‘一代就是四五千突出的人物扮演一出戏。’这出戏就是我的著作。”这说明描写好人物就是透析了时代和社会。

October 4th, 2016|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