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过程如果作为发展“进程”或发展的“程序”考察,它是有一般性的程序的。这个程序与人的一船性认识过程相符,但由于教学中多种因素相互的牵联,所以教学的程序又不完全等同认识的辩证过程。按照教学活动在进程中所显尔出的不同的持点,可以划分出教学过程的不同的阶段。

关于教学过程阶段的划分,在教育学史上曾有许多的不同的划分法,这些划分法未必都列举,但也反映着人们对这一问题有过不同侧面的认识。在古代,我国的孔子(前551一前479)将学习过程分作“学”、“思”、“行”的几个基本部分。后来,孔子的这一思想,在《中庸》中得到发展,把学习过程分为“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留行之”的基本程序。在西方,古罗马的昆体良(35—95),曾提出“摹仿、理论、练习”的培养演说家的依次递进的程序。在近现代,众多的教育家曾提出了许多不同的教学过程的阶段。”典型的,有代表性的是三个人。一是德国教育家赫尔巴持(1776—1841),他提出了明了、联想、系统、方法四个阶段,后来他的学生赖因发展提出了预备(提出问题、说明问题)、提示(提示新课程、讲解新教材)、联系、总结、应用的五个阶段,称作五段教学法。二是杜威(1859—1952),根据其教育理论提出了困难(发现疑难)、问题(从疑难中提出问题)、假设(作出解决问题的假设)、验证(推断哪种假设能解决问题)、结论(检验修正假设、获得结论)五个阶段,这被称为五步教学法。三是凯洛夫(1893—1978),在他主编的《教育学》中提出了引起学生的求知欲,使学生感知新教材,形成观念和概念,知识的巩固和复习,知识的运用与形成技能技巧,知识、技能技巧的检查等六个基本环节的基本程序。这些不同的划分,各有其哲学、心理学的基础,各有其理论根据,但都在一定程序上反映着教学酌实践,并对教学实践有过重大的影响。我们应以科学的态度,吸取其合理的因素,发展我们的教学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