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导性法律规范,是指引导性地提倡一种立法者认为较佳的行为模式,并不对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关系产生实质性影响的法律规范。这类规范仅具有引导和提示的功能,是具有指导性的一种行为规范。倡导性法律规范同任意性法律规范一样,涉及教育合同当事人之间“私人”的利益安排。倡导性法律规范与任意性法律规范的区别在于:任意性法律规范对于当事人利益的调整具有双向性,因而相对来说,倡导性法律规范尽管确定了合同当事人的行为准则,但却仅仅具有倡导性,在任何情况下对当事人的行为都没有强制约束力,也不能作为法官、仲裁员可以运用的裁判规范。即使当事人末就倡导性法律规范所调整的事项作出约定,该规范也小能成为法官、仲裁员据以作出裁决的依据。确立倡导性法律规范,旨在表明立法者的价值取向,以及引导当事人谨慎交易,在必要时还可以起到保存证据的作用。如果当事人按照这种规范倡导的精神去实施教育合同行为,就更加规范,合同目的就更容易实现,国家和社会也更加认可这种行为。但法官、仲裁员在运用教育法、合同法处理教育合同纠纷时,并元适用这类规范的强制性规定。我国《教育法》第40条关于为职上学习培训提供便利和条件的规定,第41条关于为公民接受终身教育创造条件的规定,《职业教育法》第22条关于应当签订联合办学合同、委托培养合同的规定,第23条关于实行产学研结合的规定,《合同法》第10条第2款关于合同的订立应当依据法律和行政法规采取书面形式的规定,第12条关于合同一般条款的规定都属此类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