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科学研究的目的,都在于对某一特定对象进行考察,以达到理性的认识。毛泽东将认识客观世界的过程分为感性认识和理性认识两个基本阶段*指出感性认识是属于对事物之片面的、现象的、外部联系的认识,即感觉、知觉、表象的认识阶段。理性认识则是达到了对事物的全体的、本质的、内部联系的认识,达到了暴露周围世界的内在矛盾,因此,达到了在周围世界的总体上,在周围世界一切方面的内部联系上去把握周围世界的发展。这表现为概念、判断、推理的理性认识。

研究教育必须从具体人手。因为,认识的出发点是具体,是实际,是现实。然后经过抽象思维,形成概念,揭示规律,建立理论体系。即列宁说的:“从生动的直观到抽象的思维,并从抽象的思维到实践,这就是认识真理、认识客观实在的辩证的途径。”

理性认识标志有三:第一,概念的形成。概念形成是理性认识的最基本的标志,一旦概念产生,认识就实现了由感性向理性的飞跃。第二,规律的揭示。规律是事物的内部矛盾,是事物的关系。概念使人们把握事物的若干简单的规定、即事物的若干特殊的性质,科学规律才使我们把握事物的运动的过程与事物发展的必然性。第三,理论体系的建立。理论体系的建立标志着一门科举的产生,科学就是知识的逻辑体系。科学研究的任务,在于从整体上和事物的一切方面去把握某一事物。仅仅研究事物各个方面的质的简单的规定是不够的,仅仅研究某些联系也是不够的,只有建立了理论体系之后,才算达到了对某一事物的理性的认识.这时科研的任务,才可以说告一段落。

概念、科学规律、理论体系反映着人们对客观事物认识的深度,其内涵相互交叉。可以从反映客观事物认识的三个不同层次去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