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个体发展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这是现代一般教育和心理学工作者的共识。但在诸多因素中,哪些因素起主导作用,即哪些因索占优势地位的问题上却有意见分歧。一种观点认为发展不同于学习,它主要依存于神经系统的成熟和智慧建构的水平。持这一观点的代表人物有格塞尔和皮亚杰。另一种观点认为发展主要不是靠内部条件制约的自发性来完成,而是靠外部社会性因素的介入,即靠教育和学习。持这一观点的代表人物有华生、斯金纳和维果茨基等人。

成熟优势说的两个坚实的基础就是格塞尔的爬梯实验和皮亚杰的认知建构理论。爬梯实验的结果表明,在儿童的动作技能学习中,有机体各系统的成熟对于学习效率有直接影响,早于这个时期的训练是低效的或者无效的。格塞尔据此提出了教育过程中的“成熟准备性”概念。皮亚杰的认知建构理论把个体的智慧发展阶段划分为依次转换的四个阶段。各阶段的秩序是不可额倒的,各阶段出现的时间主要受年龄因素即受机体成熟的影响,外界文化因素对智慧阶段的转换时间会有一些影响,但这种影响在皮亚杰看来不是很大约。一般说来,皮亚杰反对脱离儿童智慧发展阶段的教学,认为“试图根据远窝儿童思维样式及其含义对儿童来说又是枯燥无味的逻辑进行正式说明,肯定徒劳而无益。”智慧的成熟水平是教育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