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影响学生思想品德的形成的因素来看,一个人的政治观点、人生价值追求、道德品质完全是由他所处的社会生活条件,特别是社会意识、社会道德决定的。社会道德由社会存在决定,个人的道德品质由社会道德决定,这是唯物论、反映论的基本观点。就道德品质内容的根源性来讲,是社会存在纳反映,这是无疑的。那么,生理京质的发展,难道对一个人品德的形成就无关紧要了吗?不能这样看。美国著名儿童心理学家格赛尔(1880一1961)于1929年所作的单卵性孪生儿的比较实验,提供了素质发展中成熟优势对人发展的重要作用的实证。他的研究成果指出“成熟”在任何一项发展中的重要性;指出无视成熟的练习和训练是徒劳的,不能持续的。格赛尔的这项研究,补充了另外一些心理学家强调早期教育的重要性的研究工作,使人对教育训练、素质成熟、和发展的关系有了较全面的看法。他的实验表明,特别是人的早期的发展,对内部成熟度的依存程度,大大高于外部的影响。

就人的素质的发展成熟程度与德育来说,大家知道,在青春期,大多数内分泌腺的发展要经历一次发育的突发,这些腺体影响发育、身体能量、情绪和健康。特别是性腺的发展与成熟,它直接导致两性相爱及由性冲动而产生的种种社会行为。将人的社会行为归结于生理、心理发展的原因,不科学;同样不承认生理、心理发展的成熟对人的思想、品德形成有影响,也不是唯物主义的态度。同样,人的神经类型、气质类型对人的性格、情绪、行为是有直接影响的。一个人积极热情,善于交际,或者沉静寡言,动作迟缓等,是与气质类型有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