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利的改革术能持续下去并不能说明办学主体的虚化问题就已经解决了。2014年中国多个地方发生教师停课讨薪的群体事件,在经历了多年经济增长和物价上涨后,大量教师收入过低,月工资在2000元以下,再次显露出办学主体虚化的问题不仅没有消除,而且还在发展。

实现“政校分开,管办分离”,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实化教育主体,教育主体有自觉自主了解学生成长需求和社会人力资源需求的权限、能力和意识,才能据此办出多样化的学校。

由于前述分析的学校外部责权边界不明确,学校不是真正独立法人和名副其实的办学主体,直接影响着学校内部责权难以划分。做任何事主体不明就不可能充满活力,办学主体不明、学校办得如何没有一个明确的责任人承担责任,教学质量低下的状况也就服以改变,更尽要说多样化、个性化。

就大学而言,现在的大学不能自己招生,不能自发文凭,不能自授学位,也不能自主确定开设什么课程,那么教学质量不达标学校也负不了责任,学校内部也没有谁能负责,于是全同统一发放的文凭和学位的含金量越来越少。学校内部领导模式叫作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到底谁负责?好像是校长,但校长是被党委领导的,似乎又不是校长,领导的不负责。负责的不能领导,于是造成责任链断裂、学校内部并没有人真正对具体学生的成长发展负有必要且明确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