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富和锤炼文学语言必须注意以下几点:

第一,注意语言的纯洁和健康。

文学语言必须保持它的纯洁性和健康性。这有利于正确地反映社会生活,表现作品的思想内容。因此。不能生造词语,不能违反语法规范,要严格清除生活中的污亩秽语。对于方言、土语、行话、谚语、歇后语等的选用,也要严格掌握,有利于正确健康地表现作品的内容。庸俗的不健康的语言,会给作品的内容和形式带来损害,对读者产生不良影响。严肃的作家部十分重视这个问题。鲁迅的写作,就坚持“不生造除自己之外,谁也不短的形容词之类。”他的作品的语言,是我国现代文学语言的典范.

第二,注意语言的群众化和民族化。

文学作品要反映人民群众的生活与思想感情,并满足他们艺术欣赏的需要,在语言上必须通俗易懂,符合本民族共同语言的特点,做到通俗化和民族化,从而为群众所喜爱和接受,吸收外国语言,也必须将它融合于本民族语言之中,便于本民族的读者接受。

第三,注意语言的创新。

文学语言必须新鲜活泼,灵活多样,作家在提炼文学语言时,要充分发挥创造性,使语言新颖别致,富于表现力和感染力,切忌呆板陈套、千篇一律。我国历代作家诗人重视语言锤炼和创新的事迹很多。杜甫就在《江上值水如海势聊短述》中说他“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他和李白的许多诗篇中部有新鲜的诗句。李白的《望庐山瀑布二首》,一首是五言古诗,一首是七言绝句,各有不同的新奇之旬,“飞流宜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更是流传千古为广大读者所喜爱的名句。鲁迅、郭沫若、茅盾、老舍等杰出的现代作家,继承发扬了这种优良传统,是创造我国现代白话文学语言的巨匠,对我国民族语言的丰富和发展,做出了伟大的贡献。他们的宝贵经验是值得认真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