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存在的根本误解是,以为学科独特方法,就是学科自己发明的“专利”方法。一种常见的倾

向是,因为教育学没有自己的方法,总是。借用”其他学科的方法.便批评教育学甚至否认其独立性;另一种倾向似乎更“高明”.干脆否认独特方法是构成学科独立的前提:其理由是,“惟在现代,根据多门学科研究的经验,同一门学科不一定只用一种专门的研究方法,而一种方法可以用于不同的学科”。如此一来,即使教育学没有自己的独特方法,仍然无损于其独立地位,算是为教育学挽回了一点“面子”。可是,此说合理吗?

其实.研究方法仍然是一门学科独立存在的条件之一。如若一门学科只有研究对象,却无(方)法对其进行研究.谈何形成学科?更不用说独立了关键不在于有否学科自己“发明”的方法.而在于有否行之有效的方法系统(不是某一方法)。所谓独特方法,应准确理解为行之有效的方法。当前教育学的问题,不是没有

方法,而是没有成功地运用方法。教育学教科书绪论部分一般都罗列了实验法、调查法、历史法等方法,可后面各章却并没有由此来立论,“充斥于其中的,往往是缺乏充分论证、辩护不力的价值观念与实践规范的解释,只不过把价值——规范命题当做‘教育规律’张扬而已”。我们绝不应该因为教育学没有很好地运用这些研究方法,而否认研究方法是学科存在的依据之一。更应深思的是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笔者以为,不仅仅是教育学研究者懒于实践或者无能,更深层的原因在于教育活动本身的复杂性,某一种某几种方法不足以揭示教育规律,应该考虑如何构建与这种复杂性相称的完整方法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