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文学,从字面上看,就是“报告”加“文学”,意思是招用文学性手法来报道新闻事件或新闻人物的通讯、特写、速写的总称,是融新闻性和文学性于一体的一种文学形式。“报告文学”这一名词直到1930年才正式被引进中国。30年代中后期,出现了夏衍的《包身工》、萧乾的《流民图》、宋之的的《1936年春在太原》、范长江的《中国的西北角》等报告文学。这一时期还诞生了一部大型报告文学集《中国的一日》。1970年以后,报告文学领域出现了黄宗英的《大雁塔》、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等代表作。

报告文学的显著特征在于:

第一,新闻性。“新闻”之“新”有两个涵义:新近和新鲜。前者强调即时性、当下性,后者强调独有性、创造性。也就是说新闻是对即时的、当下的并少见的社会生活事件的报道。报告文学作为一种特殊的新闻文体,同其他新闻体裁一样具有新闻性,即要讲求即时性和时效性,如此方能发挥它的社会效应。以此之故,报告文学被称为是“文学中的轻骑兵”。当然在时效性方面它又没有一般新闻那么严格,允许一定的滞后。同时,报告文学又不是对一切新闻的文学性表现,而要求选取具有较大社会反响和社会意义的事件和人物来做为写作对象。

第二,真实性。这是新闻的题中应有之义,报告文学也不能例外。报告文学所写的事件和人物,以及其中的主要线索,都必须要求是真实而客观的,不能杜撰和虚构。

第三.文学性。报告文学既然是一种(特殊的)文学,就必然具有文学性。在语言上,它的话言描写生动形象,充满文采。在情感上,它不像一般新闻那样“冷血”客观,作者可以满怀感情地去描述事件,讴歌主人公,而一般新闻缺乏这种主观介入性。在真实度上,它虽然对主要情节要求客观真实,符台历史,但允许一定的虚构,某些细节、对话、心理的描写是可以揣摩代拟的,而且一定的虚构对报告文学来说也是必要的,它可以张显个性,增加感染力*报告文学生动的文学性决定了它不像消息、通讯那样,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流逝了,反之,它可以在长久的时间内被人们所阅读,经得起时间或长或短的考验。一般新闻无法战胜时间,而报告文学却具有打破时间“宿命”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