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学作品中,结构和情节既有联系,又有区别。从联系的一面说,情节安排是结构的主要工作。一定的情节必处于一定的结构之中,塞者紧密结合,共同为塑造艺术形象、表现作品主题服务。因此,情节的安排又称为动态结构。从区别的一面来说,则凡文学作品都有结构,而不必都有情节;结构无处不在,情节却主要存在于叙事性作品之中,许多抒情性作品,就多无情节而有结构。北朝民歌《敕勒歌》:“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它生动形象地拙绘了内蒙草原的天空、原野、牧草和牛羊,将这些自然景物有机地组成一个整体,构成一幅辽阔壮美的草原因景,抒发了作者对草原景色的赞美与对草原生活的热爱之情。作品结构恢宏壮阔又浑然一体,但却无情节可言。在叙事性作品中,虽然情节的安排是结构的主要工作,但并不是结构的全部工作,它还包括对某些非情节因素的安排。例如在作品首尾或情节之中穿插的作者的议论或抒情,虽与情节有某种关系,但却是非情节的因素。《三国演义》首尾和中间穿插的作者赞叹人物故事的诗词,以及“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等议论,就是非情节因素,必须恰当地安排在饰品结构之中,以形成作席的有机整体。因此可以说:结构是大于情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