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学校教育主要由农村中小学和少量的农村职业学校承当,其任务长期以来是单一化的,即为农民子弟能够升入高一级学校服务,其结果便是这些学校逐步变得封闭。农村学校虽在农村,但这些学校只关心农民子弟升学之事,农村问题、农民问题、农业问题不在他们的关注之中。农村学校教育与农村社会的脱节,其重要因素在于农村学校教育之外另设计了一套农村社会教育体系,如冬学、农村成人学校、农民夜校、农民技校、农民教育个心等,这种设计在革命战争时期、在农村存在着大量文盲时期有其必要性和积极的意义。但在我国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之后,农民教育的任务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对农民的教台,其中心已不是扫盲识字和革命思想、政治觉悟的教育,在建设计会主义新农村的过程中,农民所需要的是文化知识的提升、科技尤其是农业科技的学习,是实用技能的培训,是在城乡一体化背景下能够流动的本领的掌握。而这些任务在以往的农民夜校等农村社会教育机构中是不可能完成的,一则这些农村社会教台机构缺少可以进行现代科技培训的教育教学条件,其次是这些教育机构中也缺少可以承担这些教育任务的合格师资。相反,在现代农村学校却具备了对现代农民进行文化教育、科技教育、技能培训等的基本条件,只要赋予农村学校多种功能,加强农村师资的培养与培训,使农村学校融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于一体,农村学校教育与农村社会教育就会跃上新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