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在蓝天下,由于出身地的差别,而接受有差别的教台与生活,这虽然不公平,但在某种程度上又是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规律性反映,与此同时,人类又在努力打破这种出身的差别限制,通过后天的学习与制度调节,尽可能使同在蓝天下的人们过上尽可能相同或相似的生活,这在某种程度上讲义是人类社会生存与发展的一种动力。在中国长期以自然经济为主的时代,城乡差别很小,即使新中国成立以后76于实行汁划经济,人们打破城乡差别的愿望并没杏强烈地出现出来。就教育而言,城市教育与农村教育的巨大差别被人们所容忍。然而,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过占人为的维护城乡二元结构的壁垒逐渐被打破,城乡人口流动加速,城乡差别凸现在人们尤其是凸现在农村人的面前,城乡矛盾也由此进一步突出。就城市教育和农村教育而言,城市教育要承担流人的农村人口及其子女的教育任务,农村流动人口及其子女占用城市教台资源受到排斥,出而农村流动人口子女上学困难的问题至今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农民对此意见很大。农民及其子女在农村教育与城巾教育的比较中,直接感受到的是农村教育的落后、城中教育的先进,是农村教育的办学条件差、城市教育的办学条件好,是农村教育师资水平较低、城市教育师资水平较高,是在农村接受教育的孩子升学率低、在城市接受教育的孩子升学率高。因此农民及其子女有着迫切缩小城乡教育差别的愿望。换一个角度讲,在城乡一体化进程中缩小城乡教育的差别,不仅是办学条件差别的缩小,更重要的是城乡教育优质资源的整合与办学思想观念的调整。农村教育不仅要为农村培养有文化、有技术的合格的劳动者,也要为城市培养有文化、有技术的合格的劳动者。在农村中小学的办学过程中,宜采取适当的措施让农村孩子进城感受现代城市文明。城市教育不仅要为城市发展、工业文明培养合格的劳动者,也要为农村的发展、为农业现代化培养合格的劳动者。在城市中小学的办学过程中,宜采取适当酌措施让城市孩子到乡村感受乡村的气息,体会农民劳动的艰辛。这对于缩小城乡教育差别,培养适应城乡一体化需要的劳动者有着积极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