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交通大学一位物理教授说,有位大一新生问他问题,那道题其实就是一个基本概念,书上讲得一清二楚.他以为新生不用功看书。结果.为了证明自己很用功,新生当即拿出厚厚一本做过的题目集.其难度可以媲美竞赛水平。他很惊讶,一堆难题可以反复做三遍,这么简单的概念居然还没搞清楚?这不是本末倒置、死做题么?于是,他先帮新生讲解概念,新生显得很不耐烦。直到讲无题,他问新生“懂”了吗?新生说会“做”了*期中考试时,他留心了新生考试成绩,只有30分。其实,在中学阶段,我们的科学教师碰到这样的学生还少吗?

真正科学的逻辑思维,是要学会如何思考的。这个过程虽然非常痛苦,但如果能坚持下去,经过量变到质变,某一天你就会突然顿悟。而这种思维方法旁人是没法传授的*全靠自己慢慢体验。因此,在中学科学教育中,只能说启蒙老师、启蒙书籍或启蒙的某个阶段很重要。

目前我们把科学教育理解为“系统的科学基本知识、基本技能和科学思维方法的教育”,这已经是一个很不全面的理解。而在实际编写教材和教学中、在考试检查中,科学思维方法的教育”往往又成为虚拟之格,科学教育被缩减为科学知识教育。事实上,人们早已把科学分为相互关联的四个层次内容:科学知识、科学方法、科学态度、科学精神。科学教育无疑应该包含这相互关联的四个层次教育。科学,最核心的是科学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