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教育部颁布全内统一的校历自然难以适用于东西南北跨度如此之大,气候差别如此显著,不同类别学校教学实习要求不同的实际,然而对毕业证和校历的统一要求意味着行政部门要对学校具体教育教学行使权力。统一教材剥夺了教师对教材的编写和选择权,统一收归政府;教学评价也完全受到行政的控制。

1955年6月10日,教育部发出通知,对1955—1956学年中学教学计划做若干调整,并颁发了1955 ― 1956学年中学授课时数表。连布置作业也要统一,这样全国的中学更像一所大学校了。1955年8月31日,教育部发出“取消给小学生统一布置作业”的通知,这个通知表面上在减少统—,实际效果是教育部对学校的细节管得越来越宽,从而导致学校的自主性越来越低;接着9月2日,教育部颁发《小学教学计划》、并发出《关于执行(小学教学计划)的指示》,要求全国的小学实行同一个教学计划;同日还颁发了《关于小学课外活动的规定》,从而全国小学生的课内课外部要遵守教育部的统一规定;9月21日,教育部再次发出通知要求盲童学校也应执行《小学教学计划》。此后具体细节随时有调整,统一教学,全国一盘棋安排的思路几乎未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