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内部的责任链断裂更是明显,前述捉到的农村学校已有体现。就一般中小学而言,其内部管理大多是外部行政管理体制的镜像,分设这个处那个处,校长内外部的行政管理者任命,校内的各处主任又由校长任命,于是官场意识和规则在校内盛行,导致大家都一心向”上”,管理层并不真诚关注教师和学生,教师也难以真诚尊重和了解学生,责任链断裂的现象或隐或显,有些学校还很严重。

除了纵向的责任链断裂,横向各部门各处室之间依然是责任链断裂,原本学生的成长发展是教师的责任,后来不少学校为了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受行政体制影响成立了政教处或德育处,对学生的品德教育权力最终由这个部门把握,于是一些普通教师在对学生进行学科教学的同时放弃对他们的思想品德教育,也就是通常说的教书不育人。导致教书不育人现象出现的体制根基正是政教处的单独设立,它剥夺了一般教师从事育人的话语权。

在原有的学校责任链断裂情况下,近年来,一些地方以均衡教育资源的名义推行集团化办学,由于集团化仍存在中心与边缘,集团范围超越了有效管理半径又会造成新的责任链断裂。于是,集团化与精细化成为一对新的矛盾。依据世界各国的成熟经验,学校教育不仅班额需要做限定,而且学校规模也不是越大越好,适度规模小能保障质量,才能培养出多样性、个性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