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校多样化发展需要跨过的门槛有两道;一是办学士体多元化,二是将政府的无限责任主体转变为每个学校责权明晰的有限责任主体。

办学主体多元化关键在于建立公立学校与私立学校平等发展、适度竞争的良性生态。穆勒在《论自由》一书中道:“普遍的国家教育只是一种把人们塑造成相互雷同的发明。”公立学校倾向于提供标淮统一的教育,培养符合政府需要的人。公私立学校形成良性竞争更多的是解决政府治理问题:

一是众人已达成共识地推进治理体系现代化,以权力公开透明为重点推进行政体制改革,实现权力运行规范化、公开化,权力约束权力、程序约束权力、制度约束权力与社会监督权力的有机结合,建设一个法治社会,有序地扩大公民民主与自由权利,让私权与公权平等,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有效约束权力、监督权力、问责权力,才会有公立学校与私立学校的真正平等。

二是真正建立法治的市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将倒逼包括涉及办学主体多元化的全面改革。在政府与市场关系上,“市场决定”的适用范围不仅包括微观经济运行层面,还包括宏观的公共产品供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