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的情节必须具有其实性,进行典型化。所谓真实性,是指情节描写必须以生活今的矛盾斗争为根据,正确地表现生活中矛盾运动的规律性,不能违背生活逻辑和艺术逻辑去凭空臆造。例如前面所讲《三国演义》中谙葛亮辅助刘备联孙抗曹的一系列事件,就是以魏、蜀、吴三国矛盾斗争的历史真实为基础加工而成的,有其必然性和可能性,符合当时矛盾发展的基本规律,因而显得真实可信,生动感人。

情节的典型化是指对生活中的矛盾事件加以选择、提炼和加工改造,使之更能充分地表现作品的主题思想和揭示人物的性格,具有更深刻的思想意义,例如,果戈里的小说《外套》中酌情节,就不是原封不动地照搬生活中的事件,而是经过加工、改造而成的。果戈里原来听到的故事是一个很穷的小官吏攒钱买了一支猎枪,第一次去打猎就不小心把枪丢到了水里,他因此而病例,发高烧,生命发发可危,幸亏他的同事们凑钱给他买了一支猎枪,才救了他的性命。在小说《外套》中,果戈里对这一事件作了重大的改动,把买猎枪改为买外套,把同事仍凑钱帮助处改为嘲笑戏弄他,最后这个小官吏终于悲惨地死去,原来的喜剧结尾变成了悲剧结尾。经过加工改造的情节是具有深刻的思想意义和典型性的,它真实地反映了沙俄封建制度下社会下层人民被侮辱、被践踏的生活地位和悲惨命运,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冷园关系,深刻地揭露了社会现实的黑暗。这种情节的典型化显然会大大提高作品的思想和艺术价值。

既然文学作品的情节必须具有艺术的真实性和典型性.就不可毫无生活基础、违背生活逻辑随意编造。近年来,所谓通俗文学的武侠、惊险、言情等小说曾风行一时,内容好的较少,情节荒诞不经、低级庸俗者较多,对文化层次不高的读者,特别是青少年读者有明显的消极影响,这是值得注意的现象。注重情节约真实性和典型性是我国通俗文学的优良传统,今天的通俗文学创作,应该根据社会主义新时代的需要,发扬这个优良传统,而不应继承旧时代通俗作品中的糟粕,把通俗文学庸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