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教育机构进入西部地区只是时间早晚问题。虽然他们特别注重商业利益回报,可能一开始会将独立或合作办学的重点放在经济发达地区,那是数量和规模问题。但当外国公司和境外教育机构大量进入西部地区并实施本土化经营时,势必会用高薪骋用西部地区现有的高层次专业人才。首先是高技术人才和懂得世贸规则、通晓外语的法律、金融、贸易、管理、会计等局级经营管形人才。竞争的本质是人才竞争。这类人才一旦大量流入外国教育机构,这对西部地区的政府、企事业、高校及科研机构将意味着高级专业人才的流失。因此,要制定新的人才政策,改革人事制度,完善对人才的选拔、任用,考核评价、激励监督的制度,善于发现和大胆起用年轻优秀的高科技人才。落实拉术、管理等生产要素参与分配的政策。落实对有突出贡献的专家、教授、科技人员和高层管理人员进行奖励的规定。要采取超常规的措施,吸引和聘用境外高级人才,鼓励留学回国人员到西部地区创业。采取有效措施稳定西部地区的高科技人才,“不养一个懒人,不用—个庸人,不忘一个能人,不亏一个好人”,建立新的人才管理机制。同时要坚持四化方针和德才兼备的原则,通过发展事业,调整政策,提高待遇,使那些急需的、优秀的专业人才“留得住,引得来”。加快培养和选拔适应西部地区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新形势需要的各类人才,特别是高科技人才,精通国际金融、财会、贸易、法律和现代管理的专业人才,使高等学校乃至政府、企事业具有较强的竞争力和应对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