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儿童的语言思维形成过程中,他(她)们充分地发挥了感觉系统的作用。在语言形成之后进行形象思维的过程中,他们同样需要发挥听觉、视觉和动觉(运动系统的活动)的作用。按照巴甫洛夫的认识,第二信号系统相第一信号系统是紧密相连的,而且前者通过后者发挥作用。他还指出,语言信号(也称语言思维)需要用形象思维加以强化,而形象思维同样强化了语言思维。甚至可以说,形象思维是语言思维发展的决定条件。因此,不管是提高语言思维或者形象思维的能力,都必须充分发挥感官系统的功能。然而,学校和教师仍然把一些所谓主要课程作为传授知识的主炳而把美术、音乐、体育、劳动、参观、实习、社交和讲演等有利于发挥和培养感官系统功能的课程和活动看作是次要的,无足轻重的,这显然是错误的。像现在的小学一年级的算、读、写,竟然占了全部教学时间的3/4,而体育、音乐、美术、劳动却只占1/18之一。到了中学,比例更小,大学储况更加严重。

几乎所有的教育工作者都发现,学习好的学生一般都是具有强烈的、广泛的兴趣和爱好,他(她)们并不因为所谓在“副课”上的发展而影响了主课的学习,恰好相反是“副课”促进了主课的发展。教师们往往把这种学生理解为具有某些特长和“天分”,而没有看作“副课”的学习是学生全面发展的重要前提。更为令人感叹的是,教师认为这些特长是天然的,而没有看到教育和训练的作用。苏联有的教育工作者经过三年的苦心培养,竟然使那些没有“天分”的学生,居然在人们认为是“团课”的成绩方面名列前茅。事实证明,绝大多致的某些天分仍然是先天因素经由后天刺激的结果发展起来的。在他(她)们特长的起跑点上,总是可以找到启蒙老师或者启蒙事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