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通过各种信息传播渠道,一个人获得了另一个人的内心的认同,他就成为那个人的教育者:一个人自愿成为另一个人的粉丝,则是当然的学生。

正因为此,被认同为教育者的人大都要成为改造社会的灵魂,心中必须有一个理想的社会,并能真正身体力行,担当改造社会,建立一个更理想社会的责任。而且他在担当这一社会责任的时候并非出于自己成为社会的引领者,而需要怀着创造出自已崇拜的人的诚意,以创造出值得自己祟拜的学生为最大快乐。

每个人对教育者的认同完全是自主的选择过程,总体上是一个向善和推动社会改进的过程,一个道德良好的人不会认同偷盗者,一个有一定科学素养的人不会认同迷信者,社会的真善美标准通过人们内心的认同发挥着作用。

出于人类是有历史的,认同者并非仅是当代人,可以是古今中外的先贤,可以超越时空,可以依据自己认同的变化改变。由此,教育者就是人类社会中被众多人认同筛选的一个群体,而不是自选或仅仅是某个组织筛选的结果,也未必与职业认证结果完全一致。

综上所述。信息社会里的人本教育,还会存在职业的教育者,但更多的是我师人人,人人师我,即知即传,即需即传,教学做合一的状态,教育者的内涵更加丰富,更加多元,来源更加多样,教育者不再是某些人的特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