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在中国等少数国家出现的学校行政化时期,学校成为行政化科层体系的附属品和复制品。这一时期的办学特点是:学校几乎完全失去自主性,学校的唯一边界是政府,政府办、政府管、政府评价,政府给资源,校长、教师都是政府的人,学校与社会、家庭的联系渠道被边缘化乃至被封闭,这样的办学效果必然难以满足多样性个体成长发展的需要;也难以真正满足社会对人才的需求。在这种学校中“人”逐渐消失,有的是好生、差生.知识框、美德袋、荣誉架、分数载体。考试和选拔功能的深度嵌入阻碍了生命的自主创造,教育和学习功能让位于胜出。政治、经济、社会阶层变换功能强化压抑了儿童天性的自然生长,导致不少儿童的心智不健全,知情意分裂,人格缺陷;聪明却不智慧,有知识却不会思考,公民意识缺乏。信仰缺失,勇气、胆量、正直和诚实的品性严重不足,科学与理性思维欠缺;法制观念淡薄。

1949年,新中国新教育体系建立过程中,在教育管理和办学体制上建立起了高度集中统一的体制,过分强调中央和省、市、县集中的权力。在教育管理权限划分上,政府对学校管得过死,统得过多,使学校失去个性和活力,同时政府应该管的事义没有很好管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