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结构,既是顺应高等教育形态多元比的主要切入点,也是当前我国高等教育诸多问拯的症结之一,并集中反应在科类结构和层次结构上。然而当前关于高等教育发展的认识,不少人只强调规模的增长,对高等教育的结构研究却重视不够,认识上的不足造成了实践中的忽视,引起了高等教育结构失调,进而出现了极为普遍的高级专门人才总量不足与部分人才在结构上相对过剩并存的矛盾现象,最终成为高校毕业生“就业难”及连锁反应式的其他一系列社会问题的成因之一。当然,高校毕业生就业问题不能仅仅归咎于此,还有种种复杂的社会、历史原因,但高等教育结构无疑是一个重要原因。首先,从科类结构上看,长线专业学科的人才供不应求,而短线专业学科的人才则供大于求甚至需求为零,前者如电子、计算机、英语、临床医学等,后者如一般的财会、文秘、地质等。形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在十,近年扩招后的部分普通高校和新创办的成人高校、民办高校、高等自学考试类助学机构由于教学仪器、设施、设备等条件的限制,多设财会、文秘等专业,致使问题日益突出。这就浦要高等教育部门加强与产业界的联系,与社会有关部门协同做好人才需求的预测工作,更新、调整现行高等教育专业学科门类,构建与社会需求相调适、契合性高的科类结构。其次,在层次结构上,我国多年来各地遍布专科学校,高等教育的发展走的是以专科教育为主的低重心道路,这与当时我国现代化建设所处的起步阶段相适应,这些毕业生也在各项事业的改革中取得了很大成就。但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一方面当前人才市场的情况是研究生“走俏”,专科生“滞销”;另一方面,高等教育按照原来的”旧性”发展,有重心越来越低的倾向,在专科、本科、研究生教育的不同层次比例上,缺乏刚劲有力、合“规”合理的“金字塔”呈现状态,而几乎“词句在地”,这既与我同的科教兴国战略不相适应,也会拉大与发达国家高等教育水平的差距。因此,要促使过去低重心的高等教育层次结构升级、转型,专、本、研合理组合,低、小、高相互匹配,各层次协调发展。